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W 收到太太的个志了ww,超高兴,里面收录的都是短篇完结了的小甜饼,超好看,比心♥!本来想写长评,但实在是不擅长...等我过几天开个火车如何!再次比心♡,今后也会一直关注太太的!么么哒!

+

突然想到一个有意思的东西,假设齐木和我认识,他就会发现一个问题,在我看到一个帅哥或者美女的脸时,我对他的好感会突然直升,起码到七十吧,但没有交集的话又会迅速冷却到陌生人的地步,然后又看到脸,直升,又擦肩而过,直降。

(感受到颜狗的力量了吗?)

懒得找图,大家看下面,幻想这里有一张齐神的嫌弃脸。
————————————————————————

————————————————————————

+

【太中】Real Dream(上)

*盗梦空间paro,有私设,无异能。


01


“你们先准备好,在我叫上菜之前不管有什么事都不要进来哦。”太宰治百无聊赖地微笑道。


穿着燕尾服的侍者恭谨应声后微微鞠躬转身退了出去。


留在包厢内的人从黑风衣的口袋里拿出一块连着长长银链的怀表,“啪”地一声弹开表盖看了眼时间——19:45,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一刻钟,但以那只蛞蝓的习惯差不多五分钟后就该到了。


太宰治如此想着,他手指一合关上了表盖,习惯性的摩挲了一下怀表背面镂刻的花纹后将怀表重新装好。


不知道为什么比一般餐桌稍长的桌面上还放着刚刚侍者送上来的水,太宰治站起来走到对面那杯水旁边,从怀里拿出一个小...

+

【太中】R18

赶在一年的尾巴发个车,链接在评论里。

+

【酒茨】酒吞的茨木木

星熊战战兢兢地弯着腰,丝毫不敢向上看。

坐得高高的鬼王正不耐地扯下爬到自己辫子上流口水的小娃娃,然后提着后领拎到自己眼前,冷冷地说道:“茨木童子,本大爷的耐心已经到极限了,你要是再不坐好,本大爷真的要把你扔出去了。”

茨木木乖乖地被拎着,咯咯地笑起来,虽然圆溜溜,但是因为天生的黑色眼白显得森冷的大眼睛咪成一条缝,总是骄傲着上挑的眼角也因为面前红发的大妖怪而温顺地弯成一条浅浅的弧。

酒吞咬牙切齿地和茨木木对视着,直到茨木木笑着伸出双手要抱抱,他终于捱不住地一把将茨木木按进怀里,脸上还是凶狠的表情,蹙起的眉头却早已松开来。

片刻,酒吞终于想起在下面一直弯着腰的星熊,于是抬起手随意地摆了摆:...

+

【国教】神的恶作剧

疯狂的ooc,小甜饼不需要逻辑_(:зゝ∠)_
(其实是瞎写的,好多地方不对,别打我)

——————

维克多风度翩翩地微笑着,面前摆着银色镶边的陶瓷盘子,里面盛着四个墨绿色系着线,四面体形状,像是由叶子包起来的食物。

“这是什么?”他好奇地问半跪在光滑地板上盯着自己倒影不肯抬头的人。

“啊...”半跪着的人忐忑着涨红着脸瞟了皇帝一眼,“这个...是我旅行时在海外的国家发现的食物,叫做‘粽子’。”

维克多刚想回答什么,面前的人就紧张地继续说道:“因为这种食物实在是非常美味,所以斗胆献给陛下,我...得见陛下真是非常荣幸...也很紧张,失礼了!”

维克多轻笑出声,回答道:“美味佳肴人人都...

+

【GGSS】囚犯(2)

文中涉及监狱的纯属是我瞎编,资料都没查的!
戈德里克我一开始就觉得该是金发蓝眼,萨拉查受天堂大大文的影响,觉得果然还是黑发绿眼最好了。

————————

莱斯·布莱克不爽地躺在床上,假装睡着了,在心里暗骂新室友、狱卒以及天气。

“你知道监狱的典狱长吗?”突然传来的声音把他吓得一震,心里想的差点就骂出来了,还没等他惊魂未定的回过神,新室友戈德里克就喃喃地自言自语起来。

“从我早上吃了饭被抓来,到现在我都没见过他!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莱斯本来打定主意就当没听见,但听到这一句,他实在是无法无视掉,于是马上坐起来,忽视掉刚刚被三次打倒的不愉快,惊喜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

+

【GGSS】囚犯(1)

现代AU,没有魔法界

——————————

“进去!”

戈德里克被推得一个踉跄,但他没有一点不自在的样子,即使身上穿着从没穿过的囚服。

他背对着铁栅栏站着,微微带着笑意打量着自己未来一段时间要居住的地方,非常小,一眼就可以看个完全,有两张铁床并排着,和外界流传的不同,铺了被子的一张床整理得非常好,大抵这个监狱管理比较严格,两张床中间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的东西泾渭分明地彰显着自己的位置——左边空空如也。

戈德里克又抬头看了看头顶嵌入水泥的白炽灯,转身提起狱警丢进来的一个袋子,这里面装着他的被子和特制的生活用品。接着轻轻敲了敲铁栏,扬起一脸灿烂的笑容,“请问将要和我共度一段时间的室友呢?...

+

【柱斑】化龙(1)

天空上方乌云密布,狂风卷起厚厚的云层却依然看不见一丝蓝色——现在是正午时分,仿佛飓风中的海。

柱间从缠绕着的棕褐色树枝上抬头,看见一片乌沉沉的云中闪过几道粗壮的刺眼蓝光,那光中极亮处反而生出异色,有鱼鳞状的漆黑纹路一闪而过。

电光雷霆以万钧之力劈到什么坚硬的东西上,冲击出的气流和声波吹散了些许乌云,一段盖满鳞片,生有一排柔软红须的身体露出来。随即,一团红色火光照亮了云层,黑云后张牙舞爪的庞然大物身影隐约可见。

他不由联想到古老的传说,角似鹿、头似驼、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引五行之能。

那是,龙。

他迫切的跟着那上古神物的身影顺着蜿蜒的树干游到树顶,那惊天的伟力仿佛就在眼前。...

+

【国教】一封情书引发的血案

一发小甜饼,有私设,ooc注意

——————

“叩叩”的敲门声从雕刻着繁复花纹的门上传来,“陛下,王室教师求见。”紧跟着的是尽职守夜的侍卫的声音。

维克多不禁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来,随即又收敛起来,“请王室教师阁下进来。”他用平缓镇定的声音说道。

海涅走进了巨大但颇为空旷的国王办公室,行了一礼,面无表情地说出如果让别人听到都会大吃一惊的,对至高无上的国王陛下无礼的质询。

“陛下,如果您还记得您是一国君主的话,你就该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应该做出来的。”

维克多听着面前这个长得像个孩子但确实是成年人说的话,满面微笑,内心却觉得他不耐烦于敬语而导致的结果与他正经无比的语气十分不相称,显得可...

+

【柱斑】宇智波卡牌(2)

没错,这一章前半段画风陡变,因为我是一个容易心血来潮的人。
慎入

———————————————

宇智波斑盘腿坐在木制地板上,穿着战铠,团扇竖立在一旁,他面对着庭院中满眼生机勃勃的绿色,心中升起一股怨恨来。

为什么自己不能平定战乱?为什么自己不能保护好亲人?为什么自己没有强到保护他们的力量?甚至于现在仅剩的弟弟泉奈也死去了,他想起泉奈递过来的一对万花筒写轮眼,在白皙的手掌上托着,触目惊心。还有那对灵动跳脱的眼睛,现在被血淋淋的窟窿取而代之。泉奈最后说的是不想结盟,没错,宇智波与千手的仇恨延绵数百年,杀掉对方重要的人,然后自己最重要的人被杀掉,这种仇恨怎么可以轻易放下呢?只有柱间那种蠢货……...

+

【柱斑】宇智波卡牌(1)

就是火影忍者的阴阳师,除了斑爷,最高SSR,斑吹就是我/骄傲,设定还有其他的,后文会提到,这里就不说了。
非常短小。

—————————————————

千手柱间认真地在手机屏幕上画了一个繁复的花纹,紧张的松开手指,然后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

片刻后,他忐忑的把右眼睁开一条缝,一个大大的R映入眼帘,宇智波路人甲。

“扉间QAQ~我氪的勾玉又用完了QAQ,全部都是R,一个SR都没有!!!”柱间颓丧的往椅背上一靠,一只手遮住眼睛,嘤嘤嘤的向自己的弟弟诉苦。

“哦。”千手扉间一脸冷漠的端正坐在台灯下,专心地用自己氪的路人乙给宇智波泉奈升级。

“大哥,你只有R的命,还不如把钱给我...

+

【柱斑】无限月读

斑闭着眼睛,眉头紧皱,手指深深地嵌入赤红的土地中,颤抖抽搐着发出让人牙酸的咯吱声。脑海中像是有蚂蚁一点点啃嗜,抑或是生锈的锯子在一点点的撕磨着脆弱的神经,模糊尖锐的痛苦嚎叫一刻不断的在耳膜中振动回响。

不知过了多久,他疲惫不堪地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动了动自己的手指,轻车熟路的拔了出来,骨骼扭曲不成形状的手指随着一阵刺痛迅速回转成型,恢复成骨节分明的样子。

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双腿,放了一个水遁洗去了满手的血迹,又洗去了身上被灼热的体温蒸干变成盐粒黏在身上的汗水。他早就没有穿六道化后身上的白色神袍,而是换上了阴阳遁化成的黑色浴衣,利于更换也利于行动。

天空中高挂着一轮九勾玉的满月,静

+

© Tian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