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乱产粮表白CP
但是条咸鱼

【酒茨】热带雨林的二三事(1)

ooc了

————————

酒吞童子手里拿着一把边缘呈锯齿状的锋利匕首,面无表情地将树上吊下来的满身花纹的大蜘蛛钉在树上。身上被汗水浸湿的紧身黑色背心勾勒出石块一样的肌肉线条,即使没有用力的动作肱二头肌也剽悍的鼓起。

他是一名国际雇佣兵,但也不仅仅只是一名雇佣兵,他是一名从不出现在圈子里,但只要他的事迹为人知晓就会激起轩然大波的冒险爱好者,兼极限运动爱好者。

撒哈拉沙漠的太阳照射过他,亚马逊丛林的森蚺也记得他雪亮的刀光;深海的水他沐浴过,高空的云也曾抚摸过他。

前段时间,酒吞刚刚在非洲一个手握重权,穿金戴银的酋长身上结束了一个任务,拿到一笔不菲的雇佣金后当机立断觉定探索一下著名的热带...

+

【酒茨】酒吞的茨木木

赐我一个茨木!!!!茨木木好可爱啊,我爱他!!
虽然我爱他,但是ooc,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QAQ

——————

星熊战战兢兢地弯着腰,丝毫不敢向上看。

坐得高高的鬼王正不耐地扯下爬到自己辫子上流口水的小娃娃,然后提着后领拎到自己眼前,冷冷地说道:“茨木童子,本大爷的耐心已经到极限了,你要是再不坐好,本大爷真的要把你扔出去了。”

茨木木乖乖地被拎着,咯咯地笑起来,虽然圆溜溜,但是因为天生的黑色眼白显得森冷的大眼睛咪成一条缝,总是骄傲着上挑的眼角也因为面前红发的大妖怪而温顺地弯成一条浅浅的弧。

酒吞咬牙切齿地和茨木木对视着,直到茨木木笑着伸出双手要抱抱,他终于捱不住地一把将茨木木按进怀里...

+

【国教】神的恶作剧

疯狂的ooc,小甜饼不需要逻辑_(:зゝ∠)_
(其实是瞎写的,好多地方不对,别打我)

——————

维克多风度翩翩地微笑着,面前摆着银色镶边的陶瓷盘子,里面盛着四个墨绿色系着线,四面体形状,像是由叶子包起来的食物。

“这是什么?”他好奇地问半跪在光滑地板上盯着自己倒影不肯抬头的人。

“啊...”半跪着的人忐忑着涨红着脸瞟了皇帝一眼,“这个...是我旅行时在海外的国家发现的食物,叫做‘粽子’。”

维克多刚想回答什么,面前的人就紧张地继续说道:“因为这种食物实在是非常美味,所以斗胆献给陛下,我...得见陛下真是非常荣幸...也很紧张,失礼了!”

维克多轻笑出声,回答道:“美味佳肴人人都...

+

【柱斑】化龙(2)

2333,甜蜜的一章

————————

“斑!我练成新的法术啦!”

斑斜倚在软塌上,懒洋洋地把半瞌着的眼睛睁开一条缝,露出一点漆黑如点墨的瞳仁来。

已经是少年模样的柱间兴冲冲地站在软塌前看着,不由呆了呆。

*

自那次遇龙,也就是第一次遇到斑已经有十年之久。我承他赠血的恩惠,体质不断在改变,在那之后三年竟由蛇化为了蛟!

虽然一点血就让我蜕变很不可思议,但如果是斑的话,不论怎样都不奇怪吧!

但当时如何惊喜且不多说,斑是一条黑龙,据他所说,洪荒过后,祖神辉夜不现于世,异族大多隐世而居,虽多方寻找过同族,但未果。也就是说,斑不出意外大抵就是天地间最后一条龙了。

那次斑遇到我只是一个意...

+

【GGSS】囚犯(2)

文中涉及监狱的纯属是我瞎编,资料都没查的!
戈德里克我一开始就觉得该是金发蓝眼,萨拉查受天堂大大文的影响,觉得果然还是黑发绿眼最好了。

————————

莱斯·布莱克不爽地躺在床上,假装睡着了,在心里暗骂新室友、狱卒以及天气。

“你知道监狱的典狱长吗?”突然传来的声音把他吓得一震,心里想的差点就骂出来了,还没等他惊魂未定的回过神,新室友戈德里克就喃喃地自言自语起来。

“从我早上吃了饭被抓来,到现在我都没见过他!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莱斯本来打定主意就当没听见,但听到这一句,他实在是无法无视掉,于是马上坐起来,忽视掉刚刚被三次打倒的不愉快,惊喜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

+

【GGSS】囚犯(1)

现代AU,没有魔法界

——————————

“进去!”

戈德里克被推得一个踉跄,但他没有一点不自在的样子,即使身上穿着从没穿过的囚服。

他背对着铁栅栏站着,微微带着笑意打量着自己未来一段时间要居住的地方,非常小,一眼就可以看个完全,有两张铁床并排着,和外界流传的不同,铺了被子的一张床整理得非常好,大抵这个监狱管理比较严格,两张床中间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的东西泾渭分明地彰显着自己的位置——左边空空如也。

戈德里克又抬头看了看头顶嵌入水泥的白炽灯,转身提起狱警丢进来的一个袋子,这里面装着他的被子和特制的生活用品。接着轻轻敲了敲铁栏,扬起一脸灿烂的笑容,“请问将要和我共度一段时间的室友呢?...

+

【柱斑】化龙(1)

预计会掉粉,来一发辣鸡存稿补救一下试试QAQ

————————

天空上方乌云密布,狂风卷起厚厚的云层却依然看不见一丝蓝色——现在是正午时分,仿佛飓风中的海。

柱间从缠绕着的棕褐色树枝上抬头,看见一片乌沉沉的云中闪过几道粗壮的刺眼蓝光,那光中极亮处反而生出异色,有鱼鳞状的漆黑纹路一闪而过。

电光雷霆以万钧之力劈到什么坚硬的东西上,冲击出的气流和声波吹散了些许乌云,一段盖满鳞片,生有一排柔软红须的身体露出来。随即,一团红色火光照亮了云层,黑云后张牙舞爪的庞然大物身影隐约可见。

他不由联想到古老的传说,角似鹿、头似驼、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引五行之能。

那是,龙。

他迫切的跟...

+

【国教】一封情书引发的血案

一发小甜饼,有私设,ooc注意

——————

“叩叩”的敲门声从雕刻着繁复花纹的门上传来,“陛下,王室教师求见。”紧跟着的是尽职守夜的侍卫的声音。

维克多不禁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来,随即又收敛起来,“请王室教师阁下进来。”他用平缓镇定的声音说道。

海涅走进了巨大但颇为空旷的国王办公室,行了一礼,面无表情地说出如果让别人听到都会大吃一惊的,对至高无上的国王陛下无礼的质询。

“陛下,如果您还记得您是一国君主的话,你就该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应该做出来的。”

维克多听着面前这个长得像个孩子但确实是成年人说的话,满面微笑,内心却觉得他不耐烦于敬语而导致的结果与他正经无比的语气十分不相称,显得可...

+

【柱斑】海滩艳遇(补车)

这是一辆破车,写的时候感觉尴尬癌都要犯了,我一直自以为是个老司机,脑补了各种play,但果然没开过车就是没开过啊 。

另外,感觉写得好长,我简直肾虚了……

上文

车走简书

第一次开车!把车开得像白水豆腐一样是很正常的!恩!

+

【带卡】酒吧风云

我的本意是开个车,但我果然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开车之前非要编点剧情不可的人,所以车之后再说吧😉。
预警:第一次写带卡,大概有些ooc?

————————————————

带土烦躁的按断了“嘟嘟”着显示无人接听的电话,用力挠了挠刺刺的短发,将屏幕上显示着一排未接的手机随手扔在车上装零钱的格子里,碰出一阵嘈杂的声音。

他双手抱着头撑在方向盘上,眼球上爬满血丝,他的监护人旗木卡卡西已经和他失联两天了,天知道带土看到纸条上的“我离家出走而已,你别贤二的去报警”时心情是何等的日了狗,MMP哦。

宇智波带土是从孤儿院里被旗木卡卡西领养的,那个时候卡卡西刚刚从父亲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一次去孤儿院做...

+

【柱斑】海滩艳遇

炽热的阳光下,蔚蓝的海水一起一伏,一只小螃蟹威武的挥着钳子来到滚烫的沙滩上,尖尖的足肢戳出一个个小洞。

一只光裸的脚踩平了它们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海边就是凉快啊!”

千手柱间穿着一条标准夏威夷风格的沙滩裤,一手叉腰,一手拿着冲浪板站在海滩上,深吸了一口带着咸湿海水气息的空气,撒欢地奔进海水里。

一股海浪很快经过然后平复下来,他从侧面个度过了一个缓坡,慢慢地下一股浪接近了,于是他调整了一下方向,草绿色的冲浪板懒洋洋地跟着他动了动,然后被一把拖过去,一个蜜色的身体趴了上来,顺着海浪微微涌动着。

速度一点点加快了,也有了一点坡度,柱间稳稳的站起来,脚一前一后调整了一下平衡,两膝微曲,重心下...

+

【柱斑】宇智波卡牌(2)

没错,这一章前半段画风陡变,因为我是一个容易心血来潮的人。
慎入

———————————————

宇智波斑盘腿坐在木制地板上,穿着战铠,团扇竖立在一旁,他面对着庭院中满眼生机勃勃的绿色,心中升起一股怨恨来。

为什么自己不能平定战乱?为什么自己不能保护好亲人?为什么自己没有强到保护他们的力量?甚至于现在仅剩的弟弟泉奈也死去了,他想起泉奈递过来的一对万花筒写轮眼,在白皙的手掌上托着,触目惊心。还有那对灵动跳脱的眼睛,现在被血淋淋的窟窿取而代之。泉奈最后说的是不想结盟,没错,宇智波与千手的仇恨延绵数百年,杀掉对方重要的人,然后自己最重要的人被杀掉,这种仇恨怎么可以轻易放下呢?只有柱间那种蠢货……...

+

【柱斑】宇智波卡牌(1)

就是火影忍者的阴阳师,除了斑爷,最高SSR,斑吹就是我/骄傲,设定还有其他的,后文会提到,这里就不说了。
非常短小。

—————————————————

千手柱间认真地在手机屏幕上画了一个繁复的花纹,紧张的松开手指,然后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

片刻后,他忐忑的把右眼睁开一条缝,一个大大的R映入眼帘,宇智波路人甲。

“扉间QAQ~我氪的勾玉又用完了QAQ,全部都是R,一个SR都没有!!!”柱间颓丧的往椅背上一靠,一只手遮住眼睛,嘤嘤嘤的向自己的弟弟诉苦。

“哦。”千手扉间一脸冷漠的端正坐在台灯下,专心地用自己氪的路人乙给宇智波泉奈升级。

“大哥,你只有R的命,还不如把钱给我...

+

【柱斑】无限月读

这是一个正剧哦!!

———————————————

斑闭着眼睛,眉头紧皱,手指深深地嵌入赤红的土地中,颤抖抽搐着发出让人牙酸的咯吱声。脑海中像是有蚂蚁一点点啃嗜,抑或是生锈的锯子在一点点的撕磨着脆弱的神经,模糊尖锐的痛苦嚎叫一刻不断的在耳膜中振动回响。

不知过了多久,他疲惫不堪地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动了动自己的手指,轻车熟路的拔了出来,骨骼扭曲不成形状的手指随着一阵刺痛迅速回转成型,恢复成骨节分明的样子。

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双腿,放了一个水遁洗去了满手的血迹,又洗去了身上被灼热的体温蒸干变成盐粒黏在身上的汗水。他早就没有穿六道化后身上的白色神袍,而是换上了阴阳遁化成的黑色浴衣,...

+

【柱斑】童话故事A

*槽多无口,全篇高能,短小,突如其来的脑洞,我仿佛是个神经病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棵树,他叫千手柱间。有一只蝴蝶,他叫宇智波斑。
*

千手柱间在微冷的夜风中抬起头,头顶上不是常见的漫天繁星,这是奇特壮观的景象,有数道闪烁的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从这头悠然滑向那头,衬着细碎的光点,神秘又迷人。看着那光流,他惊喜的想起了那个传说,于是他闭上眼睛,虔诚地许了一个愿望。

请让我开一朵最美的花吧!

*

他又来了,柱间想到,但他为什么不在我身上停留一会儿呢?啊,他真美!看那火红的带有黑色花纹的翅膀,纤长的触角,他又去那朵豌豆花那里了!豌豆花有什么好的?既没有玫瑰热烈,...

+

© Tian W | Powered by LOFTER